一般而言,中介长得都不好看。

长得好看的年轻中介,上班第一天就会被公司大老板调到身边做秘书,一般是男老板调女中介,或者女老板调男中介,有时候是……

沙桂洁没有被老板调到身边当秘书,她长相平平无奇,而且一点都不年轻,接近四十了,脸色发黄。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她做牙子的能力非常强,行业内部称其为沙万桥,不然秦著泽在雇佣考核时,不会选中她。

在中介公司,她是东南亚总负责人,她的绰号由来,代表她路子非常多,总能促成各种贸易往来或者其他。

因为秦著泽卖汽车,做的买卖非常大,所以,沙桂洁亲自出马。

沙桂洁正在剧场门口抱着双臂抽烟,见秦著泽一行过来,她扔掉手里的半截烟卷,立即迎上来,没有太多客套,简单低声一句,“秦董这边请。”

由沙桂洁的助理走在最前面领路,沙桂洁陪着秦著泽快步进了剧场,提前已经安排好,不用走验票处的大门,从侧门直接进入。

登楼梯来到二楼进入豪华包厢。

包厢装修风格艳丽,附和泰国对颜色的审美,金色顶棚,蓝色四壁,长条桌漆成红色镶了金边,桌上多个银色盘子里盛了各种新鲜水果。

门一关,沙桂洁让助理出去,眼睛骨碌碌瞅了一圈秦著泽的六大保镖。

“强森,带兄弟们到外边等候。”秦著泽意会到沙桂洁的意思。

看到队长强森带着保镖往外走,沙桂洁又把目光转移到叶修和艾米身上,并用眼神征询秦著泽,她想让叶修和艾米也都出去。、

今天泰**方来的人物不一般,沙桂洁非常谨慎。

别看是正经的汽车贸易往来,但是因为大宗生意,不能有任何纰漏。

秦著泽笑言,“沙经理,他们留下吧。”

没有说他们是我身边最近的人,既然留下,那就是最近的人。

“秦董……”沙桂洁想劝一下,被秦著泽抬手摆了摆,沙桂洁打住。

看了眼手表,离着约定时间还有八分钟。

见秦著泽看表,沙桂洁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秦董,今晚剧场请来了人yao皇后卡查雅,您可以先欣赏演出,塔猜将军很快就到。”

秦著泽俯视,楼下舞台上有三个人yao正在表演歌舞,光柱闪烁,偶尔还要扫向观众席。

头上五彩雉羽缤纷高耸,身体暴露面积非常大,身材和颜值无懈可击,如果事先不知道这是人yao表演,真的会认为他们都是女演员。

过了两分钟,包厢门被打开,沙桂洁笑得非常开,起身用泰语说道,“塔猜将军,您好,您看上去气色真好。”

听这话,沙桂洁以前跟塔猜有过商业往来。

秦著泽慢慢回头,看到来人后,他露出笑容,站了起来。

塔猜身着泰国传统便装,身后跟着一个精壮汉子,眼睛像泰拳王一样炯炯有神,一看便知是贴身保镖,剧场内外部署了多少便衣军人保护,不用想也能猜得到。

和秦著泽相对站好后,塔猜双手合十举到鼻子前向秦著泽行礼。

泰国普遍信奉佛教,见面行礼带了宗教色彩,一般不会握手。

落座后,沙桂洁亲自当翻译。

塔猜面带微笑,海风带给他黝黑的棕色皮肤,让他的牙齿显得非常白,他和其他泰国人一样,说话慢条斯理,根本不像个将军,要说是文化部长,倒是有人相信。

没有上来就谈业务,“秦先生,来到泰国,生活习惯吗?”

秦著泽面带笑意,“泰国人杰地灵,物华天宝,旖旎的风光令人流连忘返,深厚文化底蕴耐人品味。”

来来回回说了几句客套话,由沙桂洁提议,进入正题。

谈生意,一般先谈量,再说价。

就好比你去批发市场和零售柜台,价格完全是两样。

“不知塔猜将军需要多少?”秦著泽问道。

待沙桂洁翻译后,塔猜说了一个大概数量,“一万到一万五千台。”

张嘴便是过万大数,秦著泽感到有些意外,即便在泰国发生大规模政.变,一般也不会发生流血冲突,体制结构导致泰国政.府不掌控军队,军界人物以维护国王权力为理由发动政变时,直接就把由文人组成的总.理政府解散,至于塔猜一次性买这么多车干啥用,秦著泽不清楚。

当然,他也没有弄清楚的必要,反正把车卖给你,我赚的是钱,卖你越多,我赚的越多。

“哈哈,将军做事,果然是大手笔,既然将军需求量如此之大,我在价格上一定会给以很大的优惠。”秦著泽表现出非常高兴的样子。

至于打折多少,优惠到什么价格,秦著泽没说,他只是表达了自己的诚意。

价格上,要看塔猜的意思。

如果塔猜同意直接和秦著泽谈价格,那就讨价还价呗。

但是,秦著泽更是希望由牙子沙桂洁来给双方递话谈价格,这会让生意更容易成交。

中介的嘴,能把双方说的都爱听。

秦著泽卖车,首先要成交,才能赚到钱,即使整车上赚得少一点,也没有关系,以后可以从零配件和维修上面找补会利润。

保守估计,就算在泰国被买方使劲压价,也会比国内的利润大很多。

秦著泽等着塔猜接话继续往下谈,却看到塔猜眼睛一亮,望向楼下舞台,“呵呵,人妖皇后出场。”嘴里说着,手上随着观众席一起鼓掌。

…难怪说泰国人yao行业发达,连将军都能兴致勃勃。

秦著泽保持了微笑的表情,望向舞台。

很多彩色灯柱摇曳,让整个剧场变得很炫。

忽然,秦著泽心中一凛。

他注意到高大舞台上方的装饰板忽然被打开,露出半张脸来,正巧灯柱打到那个位置。

半张脸快速闪避,装饰板被轻轻闭合。

观众被舞台上突然走出来的人yao皇后吸引,观众席上响起了亢奋的口哨声和叫好声,不乏华语高喊“卧槽卧槽”,“太tm漂亮了”,“妖后,请开始你的表演”,“老子要打赏”,有人站了起来,还爬上了椅子背顶天立地。

总觉得刚才那半张脸不对劲,所以,秦著泽一边应付式鼓着掌,看着舞台,一边分神瞅舞台上方。

片刻后,舞台上方的装饰板被重新挪开。

秦著泽看到了一支棍子从里面伸出来,毕竟距离比较远,无法看清究竟是什么样的棍子。

半张脸再次出现在那里。

秦著泽忽然意识到什么,恰好有灯柱扫到装饰板那里,秦著泽心中一声不好,猛地低头的同时,伸出手掌把塔猜的头狠狠摁了下去。

妖后翩翩弄舞,劲爆音乐响起来,全场沸腾。

喜欢赘入1988请大家收藏:()赘入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