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

瞭望台上有目光投下的瞬间,少年心有所感,分心侧身用背上的厚盾抵挡一根迅速刺来的巨大尾针,同时,放开左右手中正用之与面前的巨型魔蝎角力的斧头长矛,任其被魔蝎的螯钳夹走扔掉,自己则趁机一个后跳撤出了魔蝎的攻击范围。

少年脱离战斗,魔蝎也未继续进攻。

面前的人类给它带来了一种极为棘手的感觉,打了半天,它的凶性早已被疲劳和伤痛所熄灭。反观这个人类,除了一开始给他身上造成了点伤口,之后全程斗到现在,他就像泥鳅一般滑不留手,根本无可奈何,及至当下,仍像个小强一般精神头十足,不停地挑逗着它。 攫

于是泄愤般地扔飞斧头长矛后,它反倒是那个得了喘息之机的。

灵智不高的它,哪里知道,少年开局受伤,是故意为之,好借机使用血井,眼下少年那还在溢血的伤口,以及两者高下立判的剩余体力,就是有力的佐证。

到了这时,局势开始逆转了。

大骑士在面对施法魔兽时,会有殒命的危险,但这并不代表大骑士一定就比施法魔兽弱。魔蝎刚一出场的时候,少年就知道,面前这只算是施法魔兽中较弱的一种,自己只要避开它的数次施法,待其魔力用尽,那时,它就成了自己砧板上的肉。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一路拖到现在,见魔蝎的尾针已许久不再喷射火焰,而是直接刺了过来,他知道,是时候一击定胜负了,于是,他干脆扔掉了一切无用的装备,在撤出战斗后,甚至脱下甲胄,只留一把阔剑握在手中。

看到这一幕,全场瞬间欢声雷动,人们都在为少年那破釜沉舟的决心所震撼,便连瞭望台上那几位也有些许意外。

“倒是好胆色,或者说,足够疯狂。”

“是打算毕其功于一役吧?那也不必放弃防御啊。呵,那些人口号喊得还真不错,的确是个狂人。”

“亦或者,是在作秀?还是说,为了方便施展骑士技,到底也未可知。”

听着三个商主的讨论,中年绅士默然不语。如尊雕像般对外界反应毫无所动的他,只在擂台上那少年架好骑士技起手姿势时,双眼微眯。鹰眼细观之下,分明可以瞧见,那少年灌注于阔剑上的骑士之力,透着一抹诡异的猩红血色。阔剑染血,盖压异色,常人肉眼自然分辨不出,却在他的观察下纤毫毕露。

看到这,他不由摩挲起下巴,暗道一声有趣。

这之后,在他的注视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少年很快斩杀了魔蝎,角斗场再度化作了一片沸腾的海洋。

这一刻,瞭望台上,不止是中年绅士,连同另外三道望向浴血少年的目光,也开始暗含深意。

“我有一计,名为内外交攻。”

“须得一重饵才可施行。”

“咱们面前不就有一个吗?”

“看来咱们是一个心思,不过,此人能用吗?”

“再桀骜之人,若能收心,就不成问题。”

“当许以重利,兼之以势压人,双管齐下方能收服。”

这是已经开始商讨对付其余商会的计策了吗?挺上心的。

看着交谈间的三个商主,中年绅士满意地点了点头。厺厽 厺厽

这时,一阵夜风飘拂而至,他的身形忽如烟尘般渐次消散,归于虚空,不见踪影。

见到这一幕,三个商主回过神来,朝着中年绅士消失的地方,神色庄重地弯下了腰。

“恭送巫师长老!”

......

“先生,您赢了比赛,包揽了斗兽一栏近乎全部的奖励,怎么看上去还是有些不开心?”

“对啊,不说那些宝物,光是金币,就足够我们庄园用好几年的了,换做是我领取奖励,早就高兴坏了!”

此时距离角斗场竞技大赛结束刚过去不久,街面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与之相对的,行驶在人流中的一辆马车,车厢内却是一片沉寂。

即便赛后于休息室清洗过全身,又换了一身干净衣物,仍难掩身上血腥味的少年,眼见两女对自己只有关心之意,全无避讳之色,他那原本有些难看的脸色,好转了不少。

“没有不高兴。”他勉力笑了笑,“你们刚刚随行时不也看见了?我不仅拿到了奖励,还加入了黑礁商会。”

提到这事,两女顿时眼前一亮。

“对啊,先生您这么一说我又想起来了,当黑礁商主看到您点头同意加入他们时,他那高兴得不能自已的样子,咳,我还没见过哪个像他那样的大人物笑得跟小孩似的呢!连我都能看出他那一点也不掩饰的得意样子,真是稀奇!”

“想必他也为自家能招到这样的高手而兴奋不已吧,先生,您可真了不起!”

这俩傻丫头,少年摇头失笑。

她们哪里知道,自己在加入黑礁之前,就已经成了前三家商会手中的棋子。

想起方才在黑礁商主之前与他秘密见面的三人,想起他们话语中,摆在明面上的巨大利益,以及隐藏在暗中,无形的胁迫之意,想起自己那形势逼人下无奈何的一个点头,他的心中便如蒙上了一层阴霾,连带着这一路上的神色都不自觉的有些暗沉,就连两女都能察觉到。

可笑自己在察觉到瞭望台有目光投下时,还暗自大呼侥幸,天真地畅想起往后富足平和的日子。在经历方才种种后,他这才蓦然惊醒,换了哪个世界都一样,明争暗斗到处都有,在加上这里既不是前世的文明社会,也不是教廷治下秩序相对完备的地区,自己只要身在其中,便无论如何也躲不过。

而且,高层之间的博弈更加凶险,一个不慎就是万丈深渊。自己如今被卷入局中,当真不知是幸事还是祸事,只是往后的日子仍需如履薄冰倒是肯定的。

想到这里他就头疼,不自觉地捏了捏眉心。

强者为尊的世界,不达到一定的实力层次,终究摆脱不了沦为棋子的命运。

想起那三人与自己谈话间,有意无意泄露出的一丝如渊似海,便连身为大骑士的自己也难以探知其深浅的气息,少年那渴求变强的心态,再一次炽盛了起来。 ding ding xiaoshuo. 戅

“先生这是怎么了?”

琳达看着陷入沉思,面色变幻不定的少年,有些担忧地朝身旁的玛姬低声道。

“不知道。”玛姬回答得同样小声,生怕打扰到少年思考,“要不要提醒他一下,马车半路停下来了。这条路上一个人没有,安静过头了,我有点害怕。”

“先问下车夫吧。好歹通报一下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停下车好一阵儿也没动静。”

“嗯。”玛姬点了点头,随即敲了敲车厢前面的隔板,“车夫,怎么突然停车了?”

车厢外寂静无声,便连平日里马匹的响鼻声也没有听到,两女神色一紧,想起港口这边流传的种种骇人故事,她们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的少年。

此时,少年也已回过神来,见两女无助地看向自己,他没有说话,只竖起一根手指立在嘴前,作嘘声状。

喜欢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请大家收藏:(.)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