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无双仔细听完林淼的描述,满脸激动地抓住林淼肩膀喊道:“耗子!能把天阳真典的内力控制得分毫不差,普天之下也就是你了吧!否则小师叔……根本等不到这个好消息!!”林淼轻笑一声摇摇头:“只要能给小师叔治蛊,我这武功就算没白练!”

木无双兴奋之余也想了想,低头看着林淼问道:“只是耗子,你的天阳真典那么霸道,小师叔……没……没受罪吧?”“木头你放心,降奴姐是什么人?她早就准备好了清霖露,专门治疗火阳内伤的,小师叔最多就是难受一下而已,并无大碍的。”说着林淼捋起袖子朝厨房走去。

木无双自然知道林淼要给郞柔和龙御兵准备夜宵,当即追上林淼问道:“我来给你打下手吧,反正这些东西早晚要学的——对了耗子,你不是说过装女人我也行吗?到底怎么装才像呀?”林淼斜了木无双一眼摇摇头:“嘁,一般女人哪有你像这么高的!你装不了的,还是老老实实伺候小师叔吧,到时候让她给你生个儿子才是正经事,生傻大个儿闺女就完蛋了啊!”

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鸢莺和刘三苗夫妇站在宁边城门外,身后站着的黑压压一片人群,都是妖界中叫得上名号的人物。鸢莺看着远方擦了擦汗珠,才低声对身边的刘三苗说道:“刘三爷,一会儿大姑奶奶和墨姐来了,咱先别说正事吧?直接领她俩去酒楼算了,雷王这厮好吃好酒,林淼那小子肯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攫

刘三苗点点头附和道:“鸢侯爷所言极是,所以阿淼和无双一大早就去醇丰忙活了。等雷王酒足饭饱,就把他俩引荐给雷王陛下吧,鸢大人意下如何呢?”鸢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刘三爷不说本座也有这个想法呢——我这两天专门搜集了一下他们几个的传闻和战绩,发现这俩家伙确实不得了啊!单凭人间的武功道法,就打得那帮人毫无脾气。呵呵,难怪连离茉天君都对他们青眼有加呢!”

刘三婶笑了笑插嘴说道:“鸢城主爱才是有目共睹的呀!只是无双妖力被封,对离茉而言有点鸡肋,朱雀天君现在急需那些自带妖力的帮手,最好召之即来,来之能战。”鸢莺微微一笑抱起胳膊:“离茉天君耗不起,咱们可以啊!不瞒二位大人,我真的特别欣赏他们两个啊——无双的妖力都是被鬼手印封住的,一旦这小子摆脱束缚,简直不可限量!至于林淼就更好说了,雷王随便赐他个法宝,这小子都能只手遮天!”

鸢莺和刘三苗夫妇一边聊天一直等人,但是直到站到下午都没见雷凌霄和包墨的身影。鸢莺倒是依旧满脸淡然,但是后边等着的众人早就站累了,纷纷蹲着或者坐在地上。又过了两柱香的时间,朗诺和木灵菲才匆匆来到鸢莺身后,朗诺小声说道:“鸢城主……”

“她怎么来的?”鸢莺直接打断朗诺问道。朗诺叹了口气站直身子,然后恭恭敬敬地抱拳回答说:“回禀法候,雷王和骨候是……是翻墙进城的。”鸢莺闻言长笑一声,随即恨恨地咬牙喝道:“翻墙?!还真是她的作风啊!”

刘三苗也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问朗诺说道:“小五儿,大姑奶奶和骨候……她俩在哪歇脚呢?”朗诺抱拳俯下身子:“回刘三爷,我和木灵姑娘在醇丰酒楼喝茶的时候,大姑奶奶和包爵爷忽然就来了……朗诺带着木灵姑娘和那两位大人见过面后,包爵爷就让我俩给诸位带个话,说她俩已经,已经翻墙进城了。”

鸢莺闻言立刻满脸不悦地拂袖朝醇丰酒楼走去,刘三苗愣了片刻,只能硬着头皮拱手朝神情各异的众人说道:“实在抱歉诸位,雷王大人嫌人多麻烦,已经自己溜进城里了。大家谁有事找她的,就先跟刘某说一声好了……”

刘三苗话音未落便被众人围了个水泄不通,这时候的刘三苗反倒开始佩服鸢莺的先见之明了。鸢莺走到醇丰酒楼门前,抬头看了一眼门匾,冷不丁地扭头问道:“朗诺,你请木灵姑娘喝茶,是不是想献殷勤呀?”木灵菲顿时面红耳赤地垂下头,躲在朗诺身后不敢看鸢莺。 bxwx.co 戅

朗诺倒是大大方方地回答道:“确实如此鸢大人,既然木灵姑娘不推辞,朗诺自然也乐意效劳啊。”鸢莺点点头笑了笑:“是啊,咱们城里冷清了这么久,也确实该冲冲喜了呢!”虢封似笑非笑地看着朗诺说道:“臭小子,提前恭喜你了啊!”厺厽 厺厽

只是朗诺还没来得及道谢,鸢莺已经冷笑一声接着说道:“这么大的城,怎么就没人请我喝杯茶呢?哼!”说完鸢莺拂袖大步走进酒楼里,只剩下面面相觑的虢封和朗诺站在门口。鸢莺一进门就看到雷雷凌霄正和包墨吃得不亦乐乎。雷凌霄直接咬住酒壶喝下大半酒水,才心满意足地瞟了一眼鸢莺:“莺莺,赶紧过来坐啊,嘿嘿。”

鸢莺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温柔一些,僵硬地坐到雷凌霄对面笑了笑:“雷王,您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呢……”雷凌霄嘁了一声扭过脸:“门口那么多人准备跟我告状,老娘哪他妈顾得过来啊!反正阿三也在那,回头让他跟老娘说吧!”

鸢莺强忍心里的不满,看着一脸无所谓的雷凌霄接着说道:“雷王陛下,眼下离茉天君就在南面不远处驻扎呢……咱们是不是应该……”雷凌霄似乎根本没听到鸢莺在说什么,反而至极扭头对徐纯喊道:“小徐,让那个死流氓再烧个拔丝麻山药!”

徐纯立刻回应道:“好嘞大姑奶奶,我问问林娘(厨娘)有没有东西啊,全的话马上给您做!”雷凌霄迫不及待地朝徐纯摆摆手,然后看着气得脸色煞白的鸢莺嘿嘿一笑:“莺莺啊,你有什么事跟包子说吧,老娘现在忙着呢,顾不上听。”包墨立刻对鸢莺说道:“法候妹子,你就先别管这只馋猫了——离茉来了的事,你肯定知道对吧?”

喜欢邪王御神录请大家收藏:(.)邪王御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