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太一听了此言,知道女娲娘娘毕竟对孙猴子心存怜惜。便开口道

“还有小乘佛门中的大日如来,乌巢禅师,此人自上古年间便用心修炼。底蕴根脚极为深厚,如文殊,普贤,悟空等人一般,此劫也不该上榜。”

几位圣人都有私心,因此在天数未定之时,都在尽力争取。圣人虽然九分为圣,但到底还有一丝为人,因此在这种情况之下,都想保全自己的人。

太清圣人太上忘情,闻言皱眉道

“封神榜不全,因果纠缠不清,三界群仙不得解脱。诸位道友不必推脱,早晚需要补全此榜。”

通天教主见准提道人将昔年收自截教的弟子多签在榜上,心中早已大怒,此时便厉声道

“准提道人休要推辞拖延,你佛门号称三千诸佛,五百罗汉,其中多有不肖之徒,此时不签押上榜,难道要坐看他们化为乌有不成?”

诸位圣人一直以来都是不温不火的细细商谈,此时见通天教主作色。元始天尊也是立即点头道

“通天师弟言之有理!佛门该补全此榜。”

准提道人见此情形不由的暗暗叫苦,自太一证道成圣以后,女娲娘娘改变了立场,虽然未曾入了灵教,但那些灵教弟子,例如计蒙英招等人尽是妖族后辈门人,也都曾拜过女娲娘娘。

相比佛门,女娲娘娘自然更亲近灵教。如今没了女娲娘娘声援,佛门便有些势弱。准提道人眼见如此,只得使个拖字诀。于是他开口道

“封神之事,事关重大,非一次商谈可以解决的。我佛门之中,也有不少门人弟子足以解脱因果。依我之见,此事可稍缓再谈。”

当初阐教截教封神,两教也是谈了三次,这才签押了封神榜。准提道人说出此言,倒也说的过去。

于是太清圣人便问道

“各位以为如何?”

太一和女娲娘娘通天教主对视一眼,知道此事今日解决不得。太一便开口笑道

“准提道友言之有理!此事还需再次商谈。”

太清圣人见状,便开口道

“既然如此,那我等需禀过老师,下次再谈此事。”

诸位圣人点头,便一起参拜鸿钧老祖。鸿钧老祖现身之后,便问诸圣道

“尔等计议如何了?”

太清圣人听了便答道

“老师在上,我等认为封神一事非同小可,当细细考虑之后再做计议。恳请老师容我们下次再谈。”

鸿钧老祖听了便点头道

“既然如此,那你们可细细考虑之后再做计较。”

诸位圣人听了,便拜谢了鸿钧老祖。就在此时,鸿钧老祖将手一指,三清圣人不由的干咳一声,竟每人吐出一粒红丸仙丹来。

当年封神之战快结束时,通天教主吃了大亏,一时怒发冲冠,竟欲重炼地水火风,毁灭世界重新来过。

因封神之劫不是无量量劫,不到三界毁灭之时。鸿钧老祖便亲自现身,为三清圣人解释因果。最后每人赐了一粒红丸仙丹,约定封神之后不得再反悔争斗。

此丹玄妙,能约束圣人教主。这也是封神之战结束以后,六位圣人隐居三十三天,避世清修,轻易绝不出手的原因。

鸿钧老祖收了红丸仙丹之后,便对诸位圣人道

“如今大劫已至,再也避免不得,吾便收了红丸仙丹,以便尔等完此劫数。”

三清圣人对视一眼,便拜谢了鸿钧老祖。太一见状,便知道自此之后三清圣人解放了身手。恐怕不久之后,就会有圣人争斗了。

如今此间事了,诸位圣人互相道别,就此离开了紫霄宫。

却说准提道人回到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以后,心中便有些忧虑。如今佛门兴旺,号称三千诸佛,五百罗汉,八大菩萨,有极乐世界和大雷音寺两处道场。在三界声势浩大,颇有截教当年万仙来朝之气象。

但佛门虽然有两位圣人教主,却无三大至宝镇压气运。如今女娲娘娘一旦改变立场,大劫到时佛门便难以支撑。

准提道人细细考虑了片刻,便对水火童子道

“你去将燃灯古佛,大日如来,文殊,普贤,观音,惧留孙佛,悟空等人一并请来见我。”

水火童子听了此言,连忙在心中牢记清楚,然后便离开方寸山,赶往各地去请人。

那燃灯古佛和大日如来都在灵山,见了水火童子之后,听闻准提道人召见,便先来了方寸山。

而水火童子不辞辛苦,奔赴各地,将其余众人一起请到了方寸山。

等众人到齐以后,准提道人开口道

“如今天地大劫已至,再也无法避免。诸位圣人正在商谈封神之事。今日召来尔等,吾有一些言语交代。”

众位佛陀菩萨俱是三界高人,对于大劫之事早有预料,因此也并不如何吃惊。众人对视一眼,便一起拜道

“请祖师指点迷津!”

准提道人便开口道

“如今我佛门声势浩大,其中多有因果深重,根性不足之人。我和阿弥陀佛虽然慈悲,但毕竟无法庇护所有的弟子,尔等皆在劫中,若想要安然渡劫时,需要注意两点。”

众人听了此言,无不用心倾听,毕竟大劫凶险难渡,像巫妖之战,封神之战两次大劫到时,也不知有多少高人坠劫身死,将亿万年的苦修毁于一旦,如今圣人指点他们避劫之法,他们自然要用心谨记。

准提道人接着开口道

“若想安然渡劫,要么自身气运深厚,要么了结自己的因果。凡是福运深厚,或者不染因果之人,便能安然渡过此劫。”

众人听了此言,都在心中默默推算不止。只是如今大劫将至,天机纷乱如麻,众人纵然有神通法术,也难以推算清楚。

悟空见此情形,便上前拜求准提道人道

“还望祖师指点清楚。”

准提道人听了叹息一声,他此时若是泄露天机,只能徒自惹来变数,因此准提道人便道

“天机不可泄露,尔等各自领悟,你们便就此退下吧!”

众人听了此言,尽皆面面相觑,但又无可奈何,只得拜谢了准提道人,然后各自回山,细细思考准提道人之言。

却说燃灯古佛和大日如来一起,依旧回到大雷音寺,两位佛祖端坐莲台。燃灯古佛开口道

“准提祖师所说了因果,论福缘,我细细思考之后,觉得颇有一些所得。想你我都是天皇年间成道,亿万年修行以来,所结因果自然不少。远的不说,只说封神之战时,你我曾送赵公明上封神榜,现在赵公明脱了劫难,他岂会与你我甘休?这自然便是我们的因果了。”

大日如来自从经过了帝俊之事以后,已经放下旧日的执念,如今越发的神通广大。他闻言点头道

“佛祖所言极是,以我推算,佛祖的因果除了与截教赵公明等人以外,还有与阐教的因果。当年佛祖贵为阐教副教主,广成子,姜子牙等人皆称呼佛祖为老师。如今你我身在佛门,为小乘佛门教主。元始天尊和阐教众仙那里,未必能够看破此事啊!”

燃灯古佛听了此言,也是极为认同,他心中忧虑的便是此事。当年他为燃灯道人时,夺了赵公明的定海珠,间接导致了赵公明遭劫身死。如今赵公明重入仙道,他自然会寻仇报复。

不过此事燃灯古佛并不如何担心,毕竟他已经修成太乙金仙,将定海珠修成化身。那赵公明刚刚脱离封神榜,纵然有三霄娘娘相助,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而阐教众仙和元始天尊那里倒是极大的麻烦。毕竟当年元始天尊和太清圣人让他们建立小乘佛门,是意图分裂佛门气运。可如今他们却成了佛法东传的急先锋。两位圣人那里,又岂会善罢甘休。

燃灯古佛心中忧虑,叹息一声后对大日如来道

“此事当真麻烦。倒是佛祖你那里,依靠着佛祖与灵教圣人的因果缘分,想来能够渡过劫数。”

大日如来闻言也叹息道

“我已经勘破怨恨,四大皆空身入佛门,与灵教教主哪里还有什么因果。反倒是那些巫族大巫,他们性情倔强,执念深重,恐怕会因为上古巫妖之战的因果,与我纠缠不休。”

大日如来曾经是金乌太子,他当年和其余九个哥哥一起,杀死了夸父大巫。如今大劫到来,那九凤等几位大巫岂会甘休。还有封神之时,他使用钉头七箭书,射杀了赵公明,与截教众仙也大有仇怨。

本来若是帝俊未死,那他依着与帝俊的关系,自然会受到太一帝俊的照顾。可如今帝俊已经陨落,而他又斩断了与太一的因果缘分。此次大劫时,恐怕他的劫难比燃灯古佛还要大上一些。

两位佛祖思来想去,都感觉心头沉重,正叹息间,佛殿之中光芒闪烁,却说如来佛祖已经现身出来。

两位佛祖见了如来,忙请如来佛祖安坐。三位佛祖坐定以后,如来佛祖问道

“关于渡劫之事,不知两位佛祖可有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