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

一长老突然闯入其中,对着叶天劈头盖脸一顿喝骂。

连一旁的众长老也来不及拉扯,而接下来的事情越发难以掌握……

“你无故护我门徒,来我宗门必定图谋不轨。”

天心门那无礼老者,看向叶天的目光带着怒意,其内杀机浮现;没等叶天两人解释,长老双眼微微眯起,两只手掌在空中结印。

印法在空中乍显,灵气化形成两双大手向两人压来,掌风破空,犹如一团大日一般带有烈焰,烈焰灼空空中飞过的飞禽都在这恐怖威势压迫之下化为灰飞。

“老匹夫,你不分青红皂白就向着我二人出手,当我萧空明事吃素不成!”

萧空明一声大吼,那化神境巅峰得实力浮现,再有叶天暗中加持,全身灵气汇聚道一处,一拳轰出,拳风犹如龙蛇盘踞,有龙之力,蛇之形,虽比那灵气大手小了不少。

拳劲与那灵气大掌稍稍一碰撞的时候,拳劲轰然从哪包裹着烈焰的灵气大掌内穿过,犹如鸡蛋碰石头一般,砸向长老,长老只觉像是一尊神明轰出了这一拳,气势只从掌门施展的攻击看到过。

长老脚步自知自己挡不住,抽身就要退走,哪知拳劲太强,眨眼间轰击至长老,长老抬手就挡,一个真气大罩覆盖了十米范围,厚度城墙一般,当拳风到来之时,那厚度却好似不存在一般,直接轰在长老的身上。

长老不敌,倒飞而去,牙齿纷飞,直至砸入了星辰内,一旁弟子一惊,他只知道这叶天实力不素,没想到就连他身边的一个看似普通少年也有如此威力。

“不错。”叶天看了看一旁收拳运气,一切犹如浑然天成的萧空明。

“他,说我拳法不错,我没有听错?”

萧空明听到这一声夸奖,面上笑了笑,心头一阵欣喜。

嬯寷 ȫz шc〇m●c〇m 寷。叶天看着他和煦的笑容,再看了看他的眼神,顿时明白了,那还不知道这小子肯定在得意。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道心稳固才是根本”

叶天看向萧空明的目光如见弟子一般,神色淡然,青年清秀淡雅的面庞上古井无波淡淡从容。

毊灪 毊灪。“萧空明懂得,多谢公子赐教。”萧空明看出了叶天的意思,自身的得意也渐渐消退,隐隐间有一种叶天一样的从容。

“不好啦,长老被贼人谋害,被打成重伤砸入星辰之内了。”路过的弟子叫嚷着,乘着飞剑极速向宗门外部飞去,而那宁琅,还没在震惊中清醒过来。

一边是从蛟龙口中救下他的恩人,一边是教他功法的功法,他帮哪头都不是。

至于议事的众掌门长老,原本与这叶天讲和,可如今这无端出现的老者蓦然出现,令场面着实难办。

没一会儿宗门的各个长老齐至,他们看向站在那里犹如擎天支柱一般,即便星辰陨落,宇宙崩坏也自岿然不动的两人,心里翻起惊涛骇浪,这是何等的心惊,何等的道韵,已经不是他们这等凡夫俗子可以企及,这等修为哪怕是四位宗主加在一块才能与之堪称。

长老们见到事态紧急,不敢多加放肆的言语来打压两人的士气,催发护宗星辰大阵,想要以摧枯拉朽之势碾压两人。

众位弟子也是飞剑齐出,结成仙剑一气阵,那万千仙剑之危就像一把把可以毁灭星辰,破碎虚空的惊天长剑并裹挟着星辰大阵,向叶天和萧空明二人冲来。

“啊!来呀”萧空明大吼一声正欲冲出但却被一只长袖挡住,只见叶天长袖飘飘,颇有一种仙风道骨之感。

“蹭”叶天拔出青诀冲云剑,瞬间自身气势节节攀升至顶峰,犹如星河一半,赫然是渡劫期,但那威势却超过了渡劫期同境的修士不知凡几。

青诀冲云剑一出,顿时仙剑一起阵的所有剑像那臣子碰见了天帝一半,气势弱了半截,要知道这天心门弟子可是富可铸造剑河,那修长剑身可不是一般的晶石,乃是汇聚了星辰之力的陨石,一个个都带有非凡的力量,加持灵气可以斩破星辰都不足为过,就这么被压制了下来。

天心门的人只觉不可思议,目眩神摇,就连那些长老也是面面相觑不免有些不解。

“赶快去通知宗主,此人不是我们能抗衡的”其中一位长老吩咐手下的弟子,那弟子赶忙跑向宗门内,他早已吓得不敢有半分的迟疑,冲向宗门内的脚步也是快了几分。

叶天,双手掐成剑诀,顿时青云天罡泯灭剑阵浮现,磅礴浩瀚的威势,碾压着那仙剑一气阵,还没有接触,只见一个个弟子口喷鲜血迎面而倒下去。

剑阵的仙剑也是瓦解下去,磅礴浩瀚的威势将这万炳仙剑压的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四下散开。

巗攮 75zw. 攮。而碾压过去的星辰护宗大阵,在这等威势之下,那星辰护宗大阵凝聚而成的几万颗星辰犹如不堪一击一般,在那摧枯拉朽的磅礴之下触碰青云天罡泯灭剑阵,哪怕只是触碰到一个星辰的一小点,瞬间就会变成齑粉,荡然无存在这天地之间。

长老们骇然,正当要以自身修为去守护宗门之时,天心门的宗主协同另外三门,天屠门,天音门,天谕门的门主踏着青莲紫气而来,犹如天生神圣。

各位宗主正好看到青云天罡泯灭剑阵的威力如此巨大,心思电转之间,各自对视一眼,对着剑阵中岿然不动犹如神明的叶天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小友毁我宗门,伤我弟子,破我护宗大阵,已是不死不休之局,你可敢随我们踏入虚空战场,以免伤及长老,还有你身边的哪位朋友。”天心门长老率先开口,那语气好似在众生的角度尊重凡人一般。

“小友,莫不是怕了我们几个老者”几位宗门门主也是齐声附和好像是在挑衅叶天的傲气。

“你们这些老不羞的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自己,一旦开战必定是你们的伤亡大,还好意思在这里夸耀。”萧空明不服气的语气对着几位宗门长老一顿臭骂。

“难道你就不怕死么。”天屠门长老对着他说了一句,语气中带满了杀意,像有刀芒浮现。

“那你们如何保证,不会伤害萧空明”萧空明还想和这几个门主理论,但叶天挡住了他,叶天其实也想试一下这几个宗主的实力。

“把你的青云天罡泯灭剑阵交给你旁边那位口无遮拦的小友就是”天屠门门主对着叶天道,即便全身包裹紫气,也能察觉出它的狂傲,那是一种刀的意境,刀就是这么狂放豪迈奔腾。

“天屠刚才说笑,还望小友不要在意,我们会命令,在我们没有回来的时候,宗门长老以及弟子不会对萧空明小友动手的。天谕门门主书生儒雅,气息就好像给人一种博学书生感觉一般对着他们二人说道。

毊灪 毊灪。“小友随我们来。”天音门主说罢,手抚琴,只见琴音飘扬似是打破了什么禁止一般,一道道彩霞从宗内飘出。

“先祖之力,那是先祖之力!”宗门长老大惊,不禁嘶吼道,先祖之力,乃是各代宗主的强大灵力。

天心门门主大袖一挥,紫气飘散,但光芒云韵让人看不见他的脸庞,紫气牵引着各代宗主霸道的灵气,来到宗门前,向着虚空冲去。。

各门宗主齐声大喝,纷纷向虚空打去,只见那霸道的灵力卷着各位门主的实力冲向虚空,虚空有些破动,裂纹浮现,却没有破开,众位宗主奋力,越来越多的灵力冲向虚空之中。

“轰”虚空中声响大作,轰然破碎,浮现出其内那沧桑满是残垣断壁的虚空古战场,竟还存有丝丝鸿蒙之气转动。

宗主们连同叶天一起眨眼间冲了进去,各位宗主却喘着粗气,显然刚才的消耗有点大,叶天并未趁人之危,静静的等他恢复。

不一会,天屠门宗主实力恢复,就攻向叶天,叶天一闪,剑阵威能浮现,天屠门主的八星九龙大刀与其碰撞的一刻,大刀裂纹浮现,竟然在碰撞的一刻,大刀惊快要碎裂,天屠门门主心中一惊,其刀刀光大作,刀道浮现,刀道既豪迈,霸道,刚猛。

天屠门主身后琴音大作,若要攻击叶天的神识然而叶天识内紫焰浮动。

嬯寷 75zшc〇m●c〇m 寷。神识之内突兀的紫焰暴涨,将这个琴音抹去,甚至顺着音,传到了天音门的神识中,天音门门主的精神之力其强大如星河,但火苗的声音跳动,每一下都带韵律一般,在天音门门主的识内炸开,天音门门主直接识内一片混乱,他吐血倒跌。

巗攮 75zw. 攮。天屠门门主与叶天交战,天屠门门主借助先祖之力才堪堪维持大刀不碎不破,却突不进叶天的身前半步。

叶天犹如天神,静静看,他一挥袖,青云天罡大阵力量大变,天屠倒飞而去,大刀脱飞而出,他躯体被剑锋千疮百孔,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对抗叶天。

现在只剩下了天谕与天心两位门主,两位门主大惊,想要逃窜却见剑气席卷而来,已经不可逃窜

天心宗主神通广大,双手翻飞之间,大阵齐出,攻向浩大剑气,天谕长戟飞出,攻向剑气所在,却只见大阵在剑气接触的瞬间直接粉碎炸开,天谕的长戟也是没有任何用处,被弹开到了极远之处。

天谕天心两宗主也是被卷的体无完肤,跌倒在了地面,苍凉孤寂并且带落寞。

喜欢仙宫请大家收藏:(.)仙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