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小说 >  仙宫 >   第1001章 善缘

“你说你是天阴阁的人?那么你们天阴阁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都说来给我听听,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可以放过你。”

叶天的手中把玩着匕首,匕首的坚韧轻轻的划过女子的肌肤,险些划出一道伤口。

“若是我不小心在你身上划出一些伤疤可就不好看了。”

他如此淡淡的威胁道。

“外面还有人看着我们的情况,你不要以为这次我们两个人,如果你要对我做什么,外面的人肯定不会干看着,毕竟我的身份如果死在这里,哪怕是十大家族之一也会沾染上不必要的麻烦。”

那女子倒是淡定说的也在情在理。

可是叶天却不是在情在理的。

只见他的大手直接向地上一按,手中的指尖上传递出蓝色的符文瞬间以他为中心散发向四周,控制了整个乾坤球,将其中的核心符咒全部代替,整个法宝易主,而在外界的老夫人瞬间失去了对于乾坤球的控制权。

“这是什么回事?”

老太太原先是在安静观察着里面两人的行径,虽然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切,可是却听不到声音。

而就在她看的好好的,以为叶天即将要分出胜负的时候,却突然失去了对乾坤球的控制,乾坤球瞬间由透明的变成漆黑一片,让人再也无法观察到里面的场景。

在场的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在乾坤球里的两个人此刻正在对峙着,他们女子正手足无措。

“我也懒得跟你绕那么多花花肠子,我只想直接问你,你们是不是把土伯抓去了?他被抓到了哪里需要怎么样才能见到他?还要怎样才能救到他?”

叶天一口气连问三个问题。

那女子却是有些目瞪口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土伯的事情?”

这女子却是反问道,他身为天阴阁里面为数不多的王牌女刺客,自然知道一些密辛,可是如此机密的事情,一个外人又怎么可能知道。

“这件事情我知道的比你还要早。别绕我的问题,赶紧说!”

叶天实在不耐烦,他刚刚又是一阵心悸,这一次是异常鲜明的痛处,虽然不知道具体意味着什么,可是结果必然不是好的。

“土伯大人如今成了天阴阁的副阁主,虽然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到底没有什么实权,虽然我从小就崇拜他,但是……他好像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嬯寷 75z ш*c〇m●c〇m 寷。那女子突然之间说了很多话,一瞬间的转变让叶天有些接受不过来。

“你是不是也是天阴阁的人?我此番出来执行任务没有几个人知道,而土伯大人那件事情也是我临走的时候阁主大人亲自跟我说的,你若不是天阴阁的刺客,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

那女子胡乱的猜测一番,自以为自己猜对了。

而叶天瞬间想起了先前好像从那个矮小的阵法师身上拿到过一个令牌。

于是他直接从储物袋里将那块令牌掏出来扔给了那女子。

后者虽然不能动弹,但是那块令牌却稳稳地被扔在他的手中,他转动眼珠定睛一看,就是阁内之中高阶阵法师的令牌。

“原来我们是一起的,可是为何阁主大人没有跟我说过此次任务有你?”

那女子疑惑道。

“因为这一次任务是土伯大人交给我的,其实土伯大人原先就是副阁主,只不过如今才宣布而已。”

叶天装模作样,虽然眼前的这一名女子下手狠辣,动手果断,但是却总感觉智商缺那么一根筋。

“这样吗?可是为……”

“因为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天阴阁了,自从上一次派我出来执行任务一直都在外面没有回去过,而你身为这一批的新人不知道自然很正常。”

叶天开始他的信口胡诌,左右说谎话是不要钱的,还不如多说两句。

而那女子看了叶天的令牌之后,就得叶天的身份深信不疑,哪怕如今说的如此诡异。

毊灪 毊灪。“这些年一直未曾回去过,所以我还需要你将土伯大人的情况全告诉我。”

叶天说的。

这女子竟然毫无心机点点头,开始将自己所知道的所有资料全部告诉叶天。

而通过女子的口中,叶天得知土伯到了那边之后,曾经的确被囚禁过一段时间,但是后来却被放出来了,而且不知是何原因与天阴阁的阁主面谈一阵过后,阁主,很快就宣布土伯将会是副阁主,权利仅在她之下,可以掌管阁内的一切事物。

而当叶天得知对的消息之后,他的内心就产生了怀疑,如果当初天阴阁真的一心想要带走土伯寻求合作,也没必要把它提到副阁主的位置。

但是可能要将土伯囚禁那才是真正完全靠谱的,毕竟像土伯那样的大人物,一旦掌握了权力会比掌握其他的力量还要可怕。

叶天在这一头随意猜想着,而在另一头的土伯他此刻却并没有如那人猜想的一般……

…….

“大道盟自己的小动作不少,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

土伯的声音回响在密室之中。

依旧是那样一间密室大殿,只不过这次高高在上的人换成了土伯,而在下的人是一个看不清脸,戴着面具的男人。

“没想到堂堂土伯大人竟然还有求我帮忙的一天。”

“你以为我是在求你吗?谁站在上面?我高高在上,我现在是给你一个求我的机会。”

巗攮 75zw. 攮。土伯始终带着那么一丝骄傲的意味,哪怕是在需要人帮助的时候也是如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如果我说我不要陛下这个机会呢?”

“那么你可能会死的。”

二人对话就那么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之中,两个人都似乎不可退步,然而终究还是土伯的话语比较强势一些。

“你要知道,如今的大道可是不像曾经一样,他已经不需要依附于任何人,也不需要依附于任何势力,它可以单独存在,而你我在大道面前就是渺小无比,之前两个人你应该也知道他们的遭遇。”

站在台阶之下戴着面具的男人说道。

土伯陷入了沉默,他知道对方说的是对的,可是他现在没有退路。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找你帮忙……”

“我原先是不需要戴面具!可是如今你看看我是什么样的,我已经不敢在用真面目见人!而这些都是为了你的一己私欲而已!”

浓烈的气氛在两人中间弥漫,好像下一秒就要争吵起来。

然而却是分分钟的沉默,一个人说时另一个人总是沉默。

“这天阴阁是我创建已久的产物,我不想轻易地毁掉他,所以他作为金刀我也不愿意见他挥舞在最前面……可是现在时代变了,我能动用的力量已经不多了,我如果想要苟延残喘就不应该回来,但是如今我回来就代表我应该站起来!”

土伯的语气也变得有些激扬,他试图说服对方,可是对方沮丧的情绪却也在感染着他,他甚至有些怀疑当初回到这个世界是否是对的。

“这是我最后一次……”

“好。”

二人对话似乎就这样结束了。

然后接下来在台阶之下,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从怀里掏出一个蓝色的光球,那个蓝色的光球一掏出怀中就四处乱窜,直接窜入了土伯的怀中。

“这是当年我为你做保存下来的,算是我最后的仁至义尽。”

面具男子如此说着,身后的斗篷一卷整个人就消失不见。

而大殿空荡荡,又只剩下土伯一个人。

就那一团蓝色的光球始终在手中不断跳动着,宛如一颗活跃的心脏。

而且你之外的叶天似乎体内也有感应,那体内的符咒之源也在不断跳动,像是子体在与母体之间的联系,而这又引发了叶天的一阵心悸。

莫非这一阵心悸与红莺并无干系,反而是来源自己的体内?

叶天瞬间想道。

背后惊起了一层冷汗,自从他修炼的蓝色符咒之后,也处处有用得着的地方,如今甚至有些依赖。

可若是这心悸的原因是起源于体内的蓝色符咒,那么只可能会有两种情况,要么是自己练功出现了岔子,要么是因为……土伯!

他实在不愿相信后面,但若是真是对方对自己动了什么手脚,也不可不防备。

想到这里叶天决定,蓝色的上古符咒日后若是能不动用就不动用。嬯寷 75zшc〇m●c〇m 寷

决定到这儿似乎还有些不足够,叶天甚至抽出一丝琉璃火焰包围住体内的符咒之源,若是他有些异动,哪怕是忍着重伤也要将他彻底摧毁。

在没有搞清楚符咒异动的原因之前,叶天决定不再动用他的力量,而这个举动无形之中也等于封印了自己一部分力量。

叶天从不会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前辈?若是您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可不可以将我身上的封印给解开?”

那女子微弱的声音传来,把叶天从自己的思绪里面拉了出来。

“抱歉……”

叶天抬起手指刚打算动用符咒的力量,可是下一刻却突然醒悟。

从手指之上迸发出来的不是蓝色符咒的力量,而是一丝金色琉璃火用它来破坏之前所设下的结节,这样阵法就得以顺利连接,那女子的行动也可以恢复正常。毊灪 毊灪

“小女子浅红,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那女子拱拱手手问道,颇有一番江湖豪侠的气派。

“我叫叶天。”

叶天心不在焉说道。

“我们的比试是我输了,还请前辈此刻打开阵法,让我们出去吧。”

浅红最后被叶天彻底折服了一般,完全一副后辈样子。

叶天点点头,可是他此刻不愿再动用蓝色符咒的力量,于是手中又出现了琉璃火,火焰化作一柄长刀,直接切割在那些被自己亲手结成的阵法脉络上。

然后阵法被破坏,从外界看来突然变得漆黑的乾坤球恍然间又恢复了正常。

而老夫人这时候终于发现恢复正常,连忙控制乾坤球,将二人放出来。

“叶兄可曾无恙?”

墨渊一见叶天的身影就赶忙上前关心道。

毕竟人可是自己带过来的,虽然说到里面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终归有些歉意。

“不过是突然被困在一阵乌漆嘛黑的空间里,不妨事。”

叶天摆摆手,毫不在意地说道。

“这一场试炼是我输了,叶公子的武艺高超,在下甘拜下风,告辞。”

浅红一抱拳,随后就向门外走去。

那墨涵这女子竟然直接走了,心中有些焦急却不好当场发作,只能连忙追赶上去。

叶天看着他追出去的身影,料想应该是去质问女子为何没有将自己杀死。

“虽然最后这一场比试是你赢了,那么以后的族长的位置就落在你身上了。”

夫人显得很豁达,直接从怀中掏出一个金印交给了墨渊。

“这东西虽然说是一个俗金,并没有什么作用,可却是你父亲唯一留下的东西,你走的是杀伐之道,以后迟早要回归战场,可是墨家还是需要你,这数千年的大家族不能就这样断绝,你懂吗?”

老夫人看着墨渊问道。

或者老老实实点头,双手接过金印。

“至于这位叶公子的话,若是先前你答应过人家什么,现在就该去实现,另外以我的名义去宝库中让叶公子挑选两样中意的宝贝。”

叶天听得有些发愣,为什么这其中还有自己的事情?

“不过是答应了墨公子前来比试的,所谓无功不受禄,在下何德何能……”

叶天正要推辞的时候,可老夫人却又突然开口说话,将他的后半截话给堵了回去。

“老身想要赠与公子两件宝物,可不是平白无故赠与的,好生想要公子在我墨府之中挂一个供奉的名头,哪怕是身不在此地,名在此地也算是好。”巗攮 75zw. 攮

老夫人看着叶天的眼睛,真切说道。

“老身也不瞒你,因为家夫临别之前曾留下一则寓言,若我墨家欲冲天,其名必天,叶下现。所以老身想要结下一份善缘,可否?”

墨府的庭前,叶天站在两颗松木之下……

喜欢仙宫请大家收藏:(.)仙宫。